又过故人庄

时间:2020-05-24 09:56编辑:admin

又过故人庄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又过故人庄

舒飞廉的《飞廉的村庄》我是几年前读的,手边原有一本,现已不知萍踪。《草木一村》是那日在青岛的不是书店(店名有点意思,我第一次听女儿介绍,也是连连追问,迷惑不解)见到的,因塑封严密无法一探虚实,以为是舒飞廉新造的又一村呢,不敢错过,于是赶紧买了。待打开才知被舒飞廉或出版商给诓了,《草木一村》原来是《飞廉的村庄》的修订重印本,只是换了个书名而已,村还是老村。牧童错指,不意想竟过故人庄,焉能不喜?更何况,书中的多幅插图是梵高奶奶常秀峰所绘,花红柳绿的年画一般,那个素朴的江南小村由此一番妆扮,倒也极为喜气。

这样的好天气,好像最适合在飞廉的村庄里闲逛。

冬月的阳光正好,如庄主所言在门廊里堆积着,早晨的时候是浓浓的,里面有一层淡淡的红色,可到了上午,阳光就变得稀薄,好像是兑了水的酒。即便如兑了水,久坐不动晒这样的太阳,估计微醺还是免不了的。天冷人懒,城里哪有好去处?不如袖着手踱到那个村子,随意不拘地走动走动吧。虽是旧风景,但日光的流动下,遑论山川人物草木,就连鸡鸣犬吠都会别出新意的。那还是很有意思的。

飞廉认为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下面,原来也是田园。有一天,它也许还会变成田园,当然,我肯定等不及某天的沧海桑田了,此刻的我正坐在城市的书房里,藉着飞廉的文字越陌度阡。那个江南的村庄是飞廉用文字复原或重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个一个人地建立起来的。寒来暑往,草木生灵,春种秋收,安静的人物,安静的景致,安静的笔调,如同默片,散漫平和。村里的这些人,乡间的那些事,皆是摒弃喧嚣后的安静。风雨雷电,村庄上空的云,盛满了人的稻场,生满了青苔的池塘,棉花打苞,油菜开花,白露生,繁霜落这些于我事事远隔,却又事事贴心。

思想起远在宜兴的洋溪,我那被时间之雪厚厚掩住的小村庄,和飞廉的是多么相像啊。

最雷同的一点是,那里只安放我们远去的童年。童年在时间之外,它是时间的乌托邦。就像一滴松泪凝滞的琥珀,时间的钟摆骤然停了,那一刻总是无比漫长。那时,在那样的小村里,我们的人生如一粒刚刚拱起的豆芽,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供任意挥霍。舒飞廉是,我也是。我记得自己常漫无目的地沿屋后的小石桥走来走去,趴在桥边看人洗衣、担水,看机帆船冒着黑烟突突突突地穿过桥洞,随流水一浪一浪地远去。其实,整个村庄也就那么远去了。因为在那里与我有着至亲血缘的人一个个都走远了。那样的村庄着实不适合中老年以后的复返,也许仅适合午夜的梦回吧。有点伤感,但时间给予我们的馈赠大抵都是这样。

飞廉的村庄里也是回不去的村庄。他以文字窖藏着旧日的气息,并在风中散播。字里行间它们酽酽地弥漫着,久久挥之不去。有趣的是,飞廉就是古代风神的名字。庄稼结穗、青草蔓延的的味道,鸡鸣鸟喧蝉噪,还有手艺人、光棍汉、藏书家等一干人的作态腔调,我不用搜罗就与自己的乡间记忆对上号了。就像马恩列时代,一个无产者只要凭着《国际歌》的旋律就能找到自己的同志一样。

我在别人的村庄里闲逛,竟找寻出不少自己陈年搁置的私货。不过,趁着这样的好天气翻出来晒晒,也是很有意思的。

最后忍不住说一句,《草木一村》虽好,我还是喜欢它原来的书名《飞廉的村庄》。当然,书好,名字便无关紧要了。舒飞廉谦虚地希望朋友们读过他写的文字,就好像被南风撞了一下脸,然后就忙去吧。然而,读这样的文字,除了沉浸,别的必不能够。

舒飛廉的《飛廉的村莊》我是幾年前讀的,手邊原有一本,現已不知萍蹤。《草木一村》是那日在青島的不是書店(店名有點意思,我第一次聽女兒介紹,也是連連追問,迷惑不解)見到的,因塑封嚴密無法一探虛實,以爲是舒飛廉新造的又一村呢,不敢錯過,于是趕緊買了。待打開才知被舒飛廉或出版商給诓了,《草木一村》原來是《飛廉的村莊》的修訂重印本,隻是換了個書名而已,村還是老村。牧童錯指,不意想竟過故人莊,焉能不喜?更何況,書中的多幅插圖是梵高奶奶常秀峰所繪,花紅柳綠的年畫一般,那個素樸的江南小村由此一番妝扮,倒也極爲喜氣。

這樣的好天氣,好像最适合在飛廉的村莊裏閑逛。

冬月的陽光正好,如莊主所言在門廊裏堆積着,早晨的時候是濃濃的,裏面有一層淡淡的紅色,可到了上午,陽光就變得稀薄,好像是兌了水的酒。即便如兌了水,久坐不動曬這樣的太陽,估計微醺還是免不了的。天冷人懶,城裏哪有好去處?不如袖着手踱到那個村子,随意不拘地走動走動吧。雖是舊風景,但日光的流動下,遑論山川人物草木,就連雞鳴犬吠都會别出新意的。那還是很有意思的。

飛廉認爲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下面,原來也是田園。有一天,它也許還會變成田園,當然,我肯定等不及某天的滄海桑田了,此刻的我正坐在城市的書房裏,藉着飛廉的文字越陌度阡。那個江南的村莊是飛廉用文字複原或重建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一個一個人地建立起來的。寒來暑往,草木生靈,春種秋收,安靜的人物,安靜的景緻,安靜的筆調,如同默片,散漫平和。村裏的這些人,鄉間的那些事,皆是摒棄喧嚣後的安靜。風雨雷電,村莊上空的雲,盛滿了人的稻場,生滿了青苔的池塘,棉花打苞,油菜開花,白露生,繁霜落這些于我事事遠隔,卻又事事貼心。

思想起遠在宜興的洋溪,我那被時間之雪厚厚掩住的小村莊,和飛廉的是多麽相像啊。

最雷同的一點是,那裏隻安放我們遠去的童年。童年在時間之外,它是時間的烏托邦。就像一滴松淚凝滞的琥珀,時間的鍾擺驟然停了,那一刻總是無比漫長。那時,在那樣的小村裏,我們的人生如一粒剛剛拱起的豆芽,有着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供任意揮霍。舒飛廉是,我也是。我記得自己常漫無目的地沿屋後的小石橋走來走去,趴在橋邊看人洗衣、擔水,看機帆船冒着黑煙突突突突地穿過橋洞,随流水一浪一浪地遠去。其實,整個村莊也就那麽遠去了。因爲在那裏與我有着至親血緣的人一個個都走遠了。那樣的村莊着實不适合中老年以後的複返,也許僅适合午夜的夢回吧。有點傷感,但時間給予我們的饋贈大抵都是這樣。

飛廉的村莊裏也是回不去的村莊。他以文字窖藏着舊日的氣息,并在風中散播。字裏行間它們酽酽地彌漫着,久久揮之不去。有趣的是,飛廉就是古代風神的名字。莊稼結穗、青草蔓延的的味道,雞鳴鳥喧蟬噪,還有手藝人、光棍漢、藏書家等一幹人的作态腔調,我不用搜羅就與自己的鄉間記憶對上號了。就像馬恩列時代,一個無産者隻要憑着《國際歌》的旋律就能找到自己的同志一樣。

我在别人的村莊裏閑逛,竟找尋出不少自己陳年擱置的私貨。不過,趁着這樣的好天氣翻出來曬曬,也是很有意思的。

最後忍不住說一句,《草木一村》雖好,我還是喜歡它原來的書名《飛廉的村莊》。當然,書好,名字便無關緊要了。舒飛廉謙虛地希望朋友們讀過他寫的文字,就好像被南風撞了一下臉,然後就忙去吧。然而,讀這樣的文字,除了沉浸,别的必不能夠。

关键词
上一篇:雨天

下一篇:薄荷之夏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sxcio.net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