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美文摘抄

时间:2020-03-27 11:20编辑:admin

清明节的美文摘抄(一)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到清明节都会让情不自禁想起杜牧这首诗来,可惜天不作美,让人断魂的清明节竟没有让人断魂的雨。

今天计划是要画画的,但一起床便被浓郁的祭祖氛围给包围了。既不能回家上坟,那就在这里静静坐一会吧。

很多时候得感谢古人们创造的文化,诗意中欢乐和忧伤相互交织。端午节因为屈原沉江,于是人们以吃的方式记念他,包棕子,煮棕子,世俗生活的谈笑中纪念了这位伟大的诗人。中秋节,因为民族性格的阴柔特性,也因为驱逐鞑掳,人们相约月圆之夜吃月饼。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我门怀人、品茗、看月呆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东坡一支笔千百年来宽慰了多少离愁别恨的心。

清明节和寒食节时间相近,是以移植了寒食节很多习俗,固千年后两节已融为一体。苏东坡曾写一帖寒食帖这帖虽非为清明节所写,但跟清明节能粘上一点关系我就喜欢上了,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就连病也要病得有诗意,于苦雨中卧闻海棠花。可惜现在这屋大小虽如渔舟却不漏雨,不免遗憾了点。清明节里也应吃泡菜寒菜才对,但家里还是鱼肉满桌。

东方传统节日情与景交融不可分割,只有有了空庖煮寒菜的心方能体味那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似有似无的细雨里,上坟就不会因时间久远而追思不起来,天空抑郁,纵使天性乐观的人也会低头前行,默默烧香。但初春新绿,没有冬的萧杀,山川浸透着清新迷濛之美,上坟的人亦不会伤感甚深泪如泉下。此时的伤感是唯美的。情与景俱在春寒里。

清明时节,桃花开了又落,杏花谢了匆匆,霏霏细雨将斑竹梨树凝固在青灰色的空气里,蓑衣拌雨剪影于阡陌桑田中。坟在潭边,祭祖是内容,挂青是形式。烧了纸,放完鞭炮,找一根合适竹杆将青挂上,该回家了,当女人小孩快快乐乐回去的时候,那年我掉在后面,猛然回头,一座孤坟静卧当地,坟前杂草庄稼一片狼藉,片刻的热闹愈加衬出亘古的凄凉。坟墓上的青尤为耀目,才挂上便如风撕碎一般哔哗作响,让它好好挂着吧,静寂的山林孤独的坟茔尘世的我们需要这样的仪式,需要它永不休止永不怠倦的舞蹈召回逝去的灵魂,逝去的灵魂你回来了么,看到了么!我迟疑一会终于掉头而去,留下如精灵一样独自舞蹈的青和逼近的黄昏。

有时我想,如果人类的繁衍亦如海龟,从蛋里孵出自个爬向大海,从小不知情为何物,就没了欢乐苦愁、生离死别,那真是人类的不幸中之万幸。

爸爸的坟在黑龙潭,今年不知下雨没有。

清明节的美文摘抄(二)

昨夜春雷轰鸣,惊动了大地,惊醒了鸟虫。春雨绵绵,润滑着干涸的土地,冲刷掉杨柳的灰尘。早上起来,满眼的青翠令人目不暇接,心情也舒畅无比。

不由想起同事讲过的一位家在农村的同学,在一场春雨过后,早上起来做诗的故事,记得第一句就是:早上起来,推开窗子,眼前一片绿麦。很是有趣,深感人家那才是真的触景生情呢!

清明时节雨纷纷在南方尤其确切,几乎每年的清明前后都会下雨,这时候的雨,于庄稼是贵如油,于万物更是催化剂,你看春雨之后,路边的野草闲花儿贪婪地呼吸着春天的空气,争先恐后地拔节、开放,让你不由自己的要对它们注目。

春天的雷声好象是从地底滚滚而来,由远及近至你的脚下轰鸣着,震动着,似乎要惊醒沉睡在地下的先祖们,告诉他们清明节到了,该起来接受子孙的礼物了!

清明祭祖,上坟、烧纸,寄托哀思,怀念故去的先人,是中国的传统也是文化。自殷商时代起,崇拜祖先就是重要的宗教信仰,对祖先的崇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认为祖先可以和天地的主宰者对话,是与人间联系的主要媒介,还肩负着保佑子孙后代的重任。除此之外,殷人还认为人即使身体不存在,灵魂也是存在的这个观念也一直流传了下来。

清明怀故人,踏青扫墓的活动涉及到每个家庭,在祭奠祖先的时候,报恩之情也会油然而生,感激先祖的佑护,感激父母的生养之恩,表达个人对亲人们的诚敬,如同上了一堂道德课,使人性深处的道德理性重被唤醒。

这一天,即使远在海外的游子,也会遥祝自己的亲人们在天堂里生活得幸福快乐!清明怀故人,踏青扫墓的活动还加强了亲友间的联系和团结,在共同的先祖和亲人墓前,缅怀他们为家族的繁衍壮大作出的一切,继而学习他们的品德和高尚的人格,加强自身的修养,从而与家人亲友一起,继续发扬家族的传统美德。

清明也被称为清明节,这一天悲伤的成份并不多,相反节日的气氛倒是比较浓厚,因为扫墓是与天堂里的亲人的一次聚会,先让久违的亲人们品尝家乡的小吃,再干一杯醇厚的老酒,然后与各路后人相见言欢,互诉衷肠,向他们告知家族的各种悲喜信息,唠叨唠叨自己的心思,如此一来,对亲人的思念就变得真实了。

我祖先的墓地早已淹没在渭水河畔,不知我们从遥远的地方化去的纸钱和敬献的鲜花他们能否收到?但无论如何,在这一天,我都会遥祝自己的先祖们在地下安静长眠

我地下的先祖和所有故去的亲人、友人们,请接受我的礼物,那是一串微带咸涩的

清明节的美文摘抄(三)

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我都要抽出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的时间,去到山上扫墓,本地人叫吊清,也就是清明节吊唁亡灵的意思。虽说老人先继去世,但我仍严格地尊守着先辈流下的前三后四的规矩,在清明前三天或后四天必须完成这项任务。不过,这正适合我们这些长年在外施工的工程人的尽孝。

因江南清明时节正是雨季,如刚好赶上清明节那一天大晴的话,孝子孙们几乎都会利用这一天赶山吊清,那山上的热闹景象确实难得形容,满山的人群簇积在一座座土坟前,从远处观望,那半山腰象山火似得热烈,烟雾缭绕,鞭炮声起此彼伏,从山脚一直向山顶漫延开去,连着了那一簇簇血红的杜鹃花,给人一股欢闹的感觉,把那祭奠亡人的伤感给冲淡得一丝无存。特别那些孩子们甩开父母的牵手,跳蹦着冲向花丛,摘下那鲜艳的花枝,一会儿便一大把,高兴得向大人们大声地喊叫,看那股喜悦真叫人羡慕,这那象祭奠,是一幅活生生的春之恋画卷。这时大人们决不会去阻止或呵斥小孩,只是提醒孩子们不要摔倒或留意不要被那花丛中夹杂着的野蔷薇刺伤手指。

关键词
上一篇:雪霁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sxcio.net 版权所有